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故事 >

滴水映日 春节留下春天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6-03-01 20:03 栏目:人物故事

对于普通人而言,春节意味着合家团圆,但邓小平作为我们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却不能像普通公民或者外国的领导人一样,常和家人团聚,安享假期。春节经常是党和国家领导人最为繁忙的时刻之一,这是中国特色的政治传统。
 
南方的春节好“冷”
 
1969年,受“文革”冲击,邓小平一家被下放到江西省新建县的原福州军区南昌陆军步兵学校。在这里,邓小平度过了三年多的谪居生活。他的小女儿毛毛后来谈起在江西度过的第一个春节时,记忆犹新的一个感受就是“冷”。她在《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中回忆道:
 
没有节日的鞭炮、过年的喧闹,我们一家人同样高高兴兴地吃了年夜饭,安安静静地送走了1969年,迎来了1970年。进入三九后,南方的冬天真正来临了。
 
南方的冬天可真冷啊。这种冷,不是北方那种漫天白雪、北风呼啸、滴水成冰的痛痛快快的冷,而是一种阴湿的、透骨寒心的、室内室外一样的、无以缓解的冷。北方的冬天,外面再冷,屋里总能取暖,哪怕是个小小的煤球炉子。而在南方,屋里屋外一样冷,如果太阳出来,屋里就比屋外还要冷。我们从来没有盖过这么厚的被子,从来没有穿过这么厚的棉衣棉裤棉鞋,结果一个个的手脚还都生了冻疮。早上起来,对着窗中射进的阳光,可以看到嘴里呼出的白气。想喝口水吧,杯子里的白开水也结了一层薄薄的冰。白天,最盼出太阳,这样就可以跑到院子里的阳光下,把周身上下晒一个够。晚上大家围坐在一起,生起小炭火盆,感受这微弱的却是唯一的热量。南方的冬天,可真不好过呀。
 
在北方住久了的人,实在难以适应南方的冬冷。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就是多穿再多穿。只有爸爸和我们不同。他对付寒冷的办法是“以冷制冷”,每天坚持用冷水擦澡。其实,他从年轻的时候起,在战争年代,就一直保持着冷水洗澡的习惯。年轻的时候,是提着一桶水,一下子从头浇下来。现在快七十岁了,不能再用冷水浇了,就改用毛巾浸上冷水擦。每次他都使劲地擦,把身上擦得红红的。擦完之后,不但周身发热,而且精神爽朗。他说:“我冬天洗冷水澡,就不怕冷,大家都来试试。爸爸自己洗冷水澡,我们不反对,但是要让我们洗,我们可没有这个胆量。要知道,晚上脱了衣服去钻冰冷的被窝都还需要点勇气呢,更不要说用冷水擦澡了。我们一致称赞爸爸勇气可嘉,但绝没人响应他的倡议。
 
千里之遥的江西,条件如此艰苦,身处羁旅与禁锢的邓小平却从未动摇对党和国家的信念。南方的春节虽冷,他却永葆着一颗炽热的心。
 
启动改革开放深圳捷足先登
 
1980年春节是2月16日,邓小平和华国锋、李先念三位领导人一起出席首都党政军民春节联欢会。这是一个三万多人气氛热烈的晚会,参加者包括王震、邓颖超、徐向前等革命元老。复出的邓小平无疑是晚会上最为注目的中央领导。
 
刚刚复出的邓小平果断启动了改革开放。四个经济特区建立,改革开放从广东深圳起步,农
村联产承包责任制也在全国铺开,人民公社无疾而终。仅仅数年的时间,改革开放政策激发了全国人民的创造力,共同造就了国内经济社会形势一片繁荣。
 
1983年2月,邓小平携全家在杭州视察工作并同上百万杭州人民欢度除夕。大年三十这天下午,他和女儿邓楠及外孙女萌萌一起来到栖霞岭岳王庙参观,缅怀古人,以史为鉴。
 
正月初一,邓小平出席了浙江省委、省政府举行的春节团拜会。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年届八旬的小平同志仍旧不忘深入群众,视察了农贸市场等地。
 
邓小平十分喜爱西湖山水,在这段日子里,他的足迹,几乎踏遍了西湖的山山水水,每到一处,他就笑容满面地向大家招手致意,青山绿水间,留下了伟人的音容笑貌。
 
坚持改革路线毫不动摇
 
改革开放几年来,广东经济发展迅速,但是也难免泥沙俱下,各种问题不少。激烈的争议随之而来,有人暗地做文章,想把经济特区的发展拉回到计划经济的老路上。邓小平因此决定要亲自去特区看一看。
 
1月24日,初春灿烂的阳光里,邓小平和家人来到深圳。下午黄昏时分,他登上深圳国际商业大厦22层顶楼天台,凝望夕阳映照下的深圳新城区,然后对时任深圳市委书记的梁湘说,“都看清楚了”。
 
第二天,邓小平来到深圳河畔的小渔村,和当地渔民聊天,听村支书说1983年村民人均收入达2300元,家家都是万元户,他有些不信,跑到一家渔民家里去验证。这家人楼房气派、装修精致,还有电视机等家电,主人说月收入在四五百元。他女儿邓榕大声告诉他:“老爷子,比你工资还高呢!”
 
邓小平放心了。1月26日,他挥毫泼墨,为特区的争论一锤定音:“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
 
2月1日除夕,邓小平和老战友王震、杨尚昆在广州过年,与时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任仲夷一起参加春节联欢。
 
1984年2月7日(正月初六),邓小平赴厦门特区继续考察。邓小平的这次南巡,同样昭示着福建春天的到来。时任中共福建省委第一书记兼省军区第一政委的项南提出了建设性意见,把特区扩大到厦门全岛(开放厦门全岛的战略意义是不言而喻的);自由港是特区建设中的新事物、新问题,厦门可以实行自由港的某些政策。
 
除听取简要汇报和参观外,邓小平很少讲话;项南提议将特区范围扩大至全岛,他没有明确表态,而说要由中央研究决定。参加采访的记者内心很紧张:邓小平视察厦门特区不讲话不表态,这条新闻该怎样写?如何完成这个报道任务?他们心里没底。
 
但只要耐心捕捉,奇迹总会发生的。厦门是福建惟一的经济特区,起步晚,难点多,需要更多的关怀。那几天与项南等省市和特区领导接触、交谈,邓小平感到他们的思想是解放的,是坚定要搞改革开放的,有他们领着做事,有这种难能可贵的开拓进取精神,有这种对建设好特
 
区的责任感和迫切感,厦门特区当有长足发展,其远景是美好的。因此,当结束简短的汇报、项南等省市领导提请为厦门特区工作题词做指示时,邓小平欣然挥毫命笔:“把经济特区办得更快些更好些。”
 
早就严阵以待的记者立即启动照相机快门,摄下了这个历史性的镜头,困扰他们的新闻报道也随之迎刃而解:这不就是要向全国和全世界报道的最近发生的重要而新鲜的新闻主题吗?
 
细细琢磨这几个字,觉得别有一番深意。它连同为深圳、珠海特区的题词,贯穿了邓小平这样一条思路:特区政策是正确的,办特区的做法是好的,而且应当办得更快更好。邓小平对特区的题词,表明经过实践考察后,不仅对特区已经有了明确的判断,还为建设特区做了一个很精辟的总结。
 
考察回北京后,邓小平找几个中央领导人谈话,将大连、青岛等14个沿海城市纳入开放范围。
 
1985年春节,邓小平再次出现在广州白天鹅宾馆,邓颖超、徐向前、王震、杨得志等革命元老陪伴左右。初三、初四他分别会见港澳知名人士霍英东和马万祺。后来的政治研究著作中,邓小平这次露面被认为显示了他对改革开放路线的坚定支持。
 
在整个80年代改革进程中,经济、社会和思想领域的争论不断,但邓小平坚持改革路线毫不动摇。
 
滴水映日春节故事多感人
 
1992年1月17日到2月20日,怀着对改革开放的深思,邓小平开始了“南巡”之旅,终于完成了他有生之年对改革开放的最后一个战略部署,中国改革开放开始第二次腾飞。
 
1月31日,邓小平来到上海,并和杨尚昆一起在这里过春节。在上海期间,警卫官兵发现邓小平的办公室、会客厅和卧室的灯火常常彻夜通明——他在连夜整理审定后来的“南巡谈话”。
 
在小平“南巡讲话”精神推动下,1992年十四大召开,大会报告确立了上海发展的战略定位:“以上海浦东开发开放为龙头,进一步开放长江沿岸城市,尽快把上海建设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之一,带动长江三角洲和整个长江流域地区经济的新飞跃。”邓小平终于完成了他有生之年对改革开放的最后一个战略部署,中国改革开放开始第二次腾飞。
 
滴水映照太阳。梳理邓小平这些春节故事,足以使人一睹他一心一意求发展的革命风采和爱国爱民的赤胆忠心,感受他始终把国家利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谦虚谨慎,从不居功自傲的崇高品格。正如江泽民在《邓小平同志追悼大会上的悼词》中所说的,“如果没有邓小平同志,中国人民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新生活,中国就不可能有今天改革开放的新局面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光明前景”。邓小平的春节足迹连接起来就是一部中国改革开放的社会发展史,在这部发展史上,始终书写着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
 
小呼猜推
分享按钮